关于奥运会的首款“龙”服,原创设计师有话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1-08-17 11:47
▲作为创造了国家体育代表团队服与“龙”结缘的设计师,曾就职李宁公司的魏昕欣认为,原创应是那些一直被跟随但从未被超越的作品。
从1984年至今,中国已有265位运动员登上夏季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然而中国代表团以国旗颜色为主色调的统一领奖服,却是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才有的。冠军“龙服”出现地还更晚。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领奖服因为胸前一条腾空而起的“飞龙”霸气侧漏,气势磅礴,这个被媒体评为最经典战袍的设计使得“龙服”第一次得以显现,从此“龙”的主题设计一直被沿用与跟随。而这与李宁公司和李宁公司的总设计师魏昕欣有着莫大的关系。
▲图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得奖服
“这‘龙’的说法其实并不是全部。”作为首创者,魏昕欣希望大家能够暂抛“被框住的想象”,用最初的灵感为“龙服”缀上直白而核心的涵义。李宁与他的故事也就此展开。
1982年,广东体育科研所的欧阳孝教授,拿着一款配方,去找三水酒厂厂长李经纬,说:“这是一种新型运动饮料,对迅速恢复体力有很大好处。”
李经纬曾当过县体委主任,知道运动员体力恢复的重要性。于是决定投入生产。
这,就是健力宝的起源。某种程度,也是李宁的起源。
1984年,健力宝在洛杉矶奥运会名声大噪,在收获了商业成功的同时,李经纬也结交了这位小他24岁的朋友——李宁。
4年后,李宁失利汉城,回国无颜面见江东父老。那时候,摆在李宁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技能还在可以当教练。第二,靠刷脸在行业协会谋个一官半职。第三,自谋出路。
李宁选择了第三条。1989年春天,李宁去给好友李经纬当了助理。这一年,李宁用60万元的广告费,为健力宝挣了3000万。
自谋职业的“钱”途初现端倪,也打心里燃起了李宁解决一桩心事的希望:从前参加比赛时,所穿的都是国外品牌,中国没有自己的运动品牌(那会儿体操服基本上由日本美津浓赞助)。现在他想要解决这一问题。1990年初,在李经纬的支持下,健力宝与李宁成立了广东健力宝运动服装有限公司,后改名广东李宁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推出“李宁牌”运动服装。
公司创业3个月,李宁便拿下了第十一届亚运会的赞助权。那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国际综合运动会。李宁当时跟组委会说:您应该使用国产的、国家的、国内的企业,因为这对国人还是很重要的,对建立我们的自信、融合还是非常重要的。组委会也非常乐意接受他的建议,最后国外的竞争者就没有考虑。
亚运会一役,李宁花250万拿下承办权,一下子收获了1500万订单。一炮打响后,公司迎来了“凡有比赛,必有‘李宁’”的高光时刻。后话就是,1992年后连续四届奥运会,李宁都拿到了中国代表团的赞助权。
然而这样的风光当时也引来了国外品牌巨头阿迪和耐克的联合绞杀。1996年,“李宁”品牌第一次面临生死局。为了应对危机,李宁决定聘请职业经理人。职业经理人给他的意见是,脱离健力宝。
1996年,李宁脱离健力宝,正式在北京设立总部。这一年,是中国李宁的新起点,也是魏昕欣翻开职业生涯的第一页。
“你来这里想做什么?得到什么?”
“我就是想多干点活。”
 虽然过去了25年,但忆起去李宁面试的一幕,魏昕欣仍历历在目,“那个场面堪比现在的中国好声音,汪峰铁定要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魏昕欣说,“我的梦想就是奔着李宁去的。”
那年夏天,魏昕欣从北京师范大学职业教育学院艺术设计系毕业了。拿到学士学位后,他还费心去考了一个北京市轻工局中级技师职称,12小时完成一套手工制作的西装成衣。
一是热爱感兴趣,二技能过硬,这让魏昕欣走到了最后,也走到了更高处。
李宁落地北京后,为了拓展公司业务,当年面向全国招募设计师。经历了笔试、工艺考试、面试,最终1000多人里只留下了6人,魏昕欣在名单之列。“那会儿还没有HR的概念,面试基本上是生产部、销售部或服装部的经理,上来就是真‘剪’实‘裁’题。”
也因为这样的选拔机制,入职李宁后,魏昕欣很快就上手了。这是一段流畅无比的上升线——1996年,一个大雪纷飞的电影镜头,让他灵感一现,开创了中国第一代运动休闲服饰的主题系列——暴风雪。
▲上个世纪90年代,李宁推出的暴风雪系列。
这一系列服装,当时成为了全国青少年追求的时尚,卖得很火。因为流淌着经典,甚至也启示了现在中国李宁复刻怀旧成为新的潮流缔造者;1997年,李宁在佛山筹建设计研发中心,1998年魏昕欣被委以重任以总设计师的身份常驻佛山;1999年,他又首次开启了奥运会与China龙的不解之缘。
邓亚萍曾说过:“运动员没有一个不想拿冠军的,这是梦寐以求的一个愿望,如果说这个愿望最终实现的时候,如果再穿上一套非常漂亮的领奖服,那么我相信不仅仅能够体现我们个人的价值,同时体现一个国民整个对冠军的这种崇敬。”
这是运动员发自内心的渴望,也是设计师必须敬畏的某种规则。一如魏昕欣说,“设计肩负着解读和翻译、歌颂和弘扬的使命。”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对于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有着强烈的渴望,中国体育因此被当做了一个国家象征,这种隐含的对应关系延续多年。
消息是在1999年5月传到佛山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就要开幕,国家体育总局装备中心提前做好了准备服装的通知。随后,李宁启动了内部竞稿,一是关于领奖服,另一个是设计乒乓球队的比赛服。
接到这项命题作文时,魏昕欣坦言,“说没压力那肯定是骗人。”让人焦虑的理由也很成立: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新官上任三把火,一贯严厉风行的风格让人心生畏惧,害怕会一个针眼一个针眼地细瞧……乒乓队的团宠选手,张怡宁、刘国梁、孔令辉他们对款式、面料、做工也是极为严格挑剔。
魏昕欣谈到比赛队服并没有一个标准剪裁,因为每一个选手都身形各异,因此制作一套衣服需要经过两到三次试衣 : 先依据每个选手的身形客制化一套服装,经过第一次试衣后再进行调整,完成第二次试衣。因为每个选手在压力或是训练过程中,身体形貌可能还会再度改变,尤其是惯用握拍的上臂,这时可能就需要第三次试衣,以确保比赛当天舒适完美。
“当时乒乓比赛队服都‘退’回来好几轮了,他们都不满意,最后下死命令一样,只留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完成最后样衣,送去北京审核。”临危受命的魏昕欣觉得“要人命了。”
有幸的是,担心受怕的预感并没有成为现实。相反,这设计“火”大了!一个没有预估到的事实,“悉尼奥运会期间,第一天得奖服在奥运营的洗澡间被人偷走了。”魏昕欣说,后来再也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2000年悉尼奥运会组委会首次评审所有国家代表团的领奖服,中国的“龙服”荣获金牌,也是当届中国代表团荣获的第29枚金牌。
“如何让世界读懂中国?”而且只需花一秒时间。
魏昕欣的答案是“china。”
2000年是中国的龙年。所以这套“龙”服的设计大家自然而然地就先联想到了龙。其实魏昕欣想“校正”下这个说法,“英文China和火龙盘连的融合才是核心设计点。”
相比现在的金句名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名15秒,魏昕欣更喜欢“一秒主义”。“世界奥运会就是一个大party,在奥运这个‘大Party’上,你怎么把自己做的非常个性,让大家一秒就认识你、记住你就完事了?”
诚实地说,龙的图腾不是中国独有,但china这个词仅此一个。在陌生的场合,大家不知底细,如果单看面孔,那你是日本人?韩国人?是台湾人?一连串的“NO”之后,魏昕欣着重强调了下龙服上“China”的重要性。
英文是种通用语言,“‘china’这个词可以自豪地告诉世界,我们是中国人!如果说一个设计可以做到跨越语言、文字、图腾,甚至从中可解读出一种精神和气势,那他就get到了打开设计的正确方式。“言下之意,魏昕欣很自豪他做到了。
之后的事实也印证了他的判断。从那时开始,中国乒乓球队就一直沿用“龙”的主题设计,战袍上的“龙”一直没有变过。
▲2000年悉尼奥运会孔令辉和刘国梁夺冠所穿的“龙服”,被媒体评为最经典战袍。
“毫无疑问,‘龙’的主题设计一直作为中国的ICON代表着我们,也会被一直沿用和跟随设计下去。”作为首创“龙服”的设计者,魏昕欣希望延续“好运”,“龙服”伴随着国乒一次次走上最高领奖台。
虽时隔久远,魏昕欣仍记得那一刻,2000年在参加德国慕尼黑体育用品展览会ISPO Munich(素有世界体育用品业“奥运会”之称)时,闲时他们穿着China龙服走进HB啤酒馆时,酒馆里的陌生人看得都起立鼓掌了。
魏昕欣说:“那感觉我体会到了一种国民荣誉,那种成就感超越了我设计获得认可的总和,它就是民族自豪感。”
    ▲2000年在德国慕尼黑体育用品展览会上李宁展出的“龙服”T恤
 “龙”服火了!
魏昕欣很感谢《人猿泰山》这部电影。当女主珍妮用树藤盘成一个boy的字样,教泰山重学人类语言时,这样奇思妙想地“碰撞”给予他重要的灵感。在还没有冠军龙服这个词时,魏昕欣已经用china、用火焰,盘成了这个词了重要组成部分,也贴上了人生的一个重要设计标签。
名气大了有时就不能自由随便了。一个人在企业呆久了,要么被磨去了棱角,要么就心有不甘想着单干,魏昕欣就属于后者,他想时刻保持向上的状态,让更多奇思妙想得以实现。
所以2001年告别李宁后,魏昕欣一直在为创业做准备,这期间他认识了李宁的同门师弟——陈光焰,一个在体操圈积累了大量人脉和资源的人,再加上自己对运动的兴趣一直有增无减,于是选择了与体育运动相关的体操服项目。两人一拍即合,创立了LEVICA设计公司以及旗下的VCIA顶级专业定制品牌。
▲彭于晏主演的《翻滚吧!阿信》,电影里的体操服均由LEVICA设计。
2016年LEVICA入驻了新媒体产业园。时至今日,LEVICA已经成立了20周年,一路走来,LEVICA的方向、目标也是非常之明确。那就是以科技为核心,推动健康运动,并延展潮流时尚业务,让体育的艺术审美更出色。
以前是人适应服装,现在要转变成服装来服务于运动项目。有着25岁设计工龄的魏昕欣这样预判和布局,“运动装的设计理念是不断发展的,新工艺新技术的发展会助推体育服装向更高的层次迈进,这也是LEVICA着眼未来的一个重要支撑点——科技感。”
2020年,LEVICA与ACF人工软骨仿生材料合作了一款新型缓震鞋垫,“市面常见的EVA缓震材料的缓冲吸能值在30%左右,但我们的材料特性是能够吸收90%以上的冲击力。”魏昕欣认为,科技的介入,可以进一步提高健康保护的有效性。“运动快乐,快乐运动,那你首要的目标在于在于能够最大程度地维护身体不受损伤或者少受伤。”
这点,魏昕欣的创业伙伴,曾入国家体操队的陈光焰很有发言权。“运动就是生命,不管你是为了增进健康还是为了夺取奖牌,如果不进行科学的锻炼,结果必然适得其反。在如今科技繁荣的时代,更要善于借助科技的手段和力量,预防运动创伤。”
▲LEVICA与ACF人工软骨仿生材料合作了的缓震鞋垫,可应用于专业运动鞋、登山鞋等体育用品行业。
今年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健儿的出色表现带动收获了整个社会的关注,《全民健身计划》以及教育“双减”政策落地,使得体育的作用再次被放大。
陈光焰说,“从这次东京奥运会的网上舆论能看出,大家对于体育精神的认知,运动员的美,比赛的精彩有了比以往更多、更深的理解和感悟。”随着政策鼓励,舆论的发酵,陈光焰希望能够看到更多人特别是青少年去崇尚,去追求体育运动。从而再去影响更多的家长能送孩子学体育,激励更多孩子能坚持练体育。
对于下一个十年,陈光焰是有信心的,他说“体育行业需要等待的,只是时间。”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